首页 -- >> 理论频道-- >> 青·视野-- >> 学术前沿
APP下载

辽宁“一带一路”综合试验区引领东三省开放合作

发布时间:2018-10-15 08:31 来源:光明网-学术频道 作者:于今

  作者:东中西部区域发展和改革研究院院长、上海大学智库产业研究中心主任 于今

  最近,辽宁省委省政府印发《辽宁“一带一路”综合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提到要探索引领共建“东北亚经济走廊”。把握东北亚国际局势向好趋势和重大机遇,立足辽宁东北亚开放大门户优势,深度融入中蒙俄经济走廊,参与“中日韩 X”模式,对接朝鲜,率先推动辽宁与俄罗斯、日本、韩国、朝鲜、蒙古共建“东北亚经济走廊”,携手打造东北亚命运共同体。

  今年是“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五周年。“一带一路”的题中之义是打通向西向南开放的通道,是国家战略层面上的布局,将带动相关省份的开放步伐。“一带一路”包括了很多基础设施的建设,航标、港口、与港口相连的铁路都是其中的内容。比如说,铁路可以从中国内地一直修建到新加坡,成为泛亚铁路的一部分,沿线国家的商品可以通过铁路直接运到海港。这就要求相关国家就铁路、港口、公路等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展开合作。而“经济带”是基于传统的丝绸之路周边相连的国家,形成经济发展的一个区域,不仅是过去的沟通东西方的路径,更要带动“丝路”周边国家共同发展。这是新背景下新的“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意义。与过去既有联系,又赋予了很多新的内涵。

  笔者认为,中国古代丝绸之路四通八达,没有明确的路径,是一个交流带。“一带一路”是对古代丝绸之路的继承和发展,除之前学者提到的“沙漠丝绸之路”“草原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西南丝绸之路”等四条古丝绸之路通道,“东北亚丝绸之路” 和“万里茶道”也不可或缺。

  由于历史原因,东北亚丝绸之路鲜为人知。东北亚是一个地理概念,即亚洲东北部地区,为亚洲、东亚所属的次区域,包括俄罗斯联邦的东部地区(滨海边疆区、萨哈林岛等地),中国的东北、华北地区,日本,韩国,朝鲜以及蒙古国,即是整个环亚太平洋地区。在这一地域内,历史上有过许多条以贡赏贸易为主的商业交通路线,因以丝绸为大宗,故称东北亚丝绸之路。

  东北亚丝绸之路经历了中国历史上“汉、魏、唐、宋、元、明、清”七个重大演变历史时期。唐代渤海国时期是东北亚丝绸之路首度繁盛时期。渤海国赴日本的交通线路分陆、海两路,促进了双方贸易的发展,也将盛唐文化、宗教传到日本,对中日友好交往有一定历史贡献。渤海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对日本的影响巨大。根据史料,现在日本的宫廷音乐,大约三分之二曲目还保留渤海国时期的唐代乐曲,皆从古代东北亚丝绸之路传入。

  明清时期是东北亚丝绸之路进入巅峰的时期。明永乐帝朱棣开辟了可与“张骞丝路”相媲美的两条丝绸之路:一条是著名的郑和七下西洋的“海上丝绸之路”;另一条就是亦失哈九上北海的“东北亚丝绸之路”。清政府继续开拓明东北亚丝绸之路,管理这一事务的是盛京将军、吉林将军、黑龙江将军。从清代文献和已发现的文物来看,这个时期出现了山丹贸易。山丹,是库页岛、北海道人对黑龙江下游少数民族的称谓。北海道的虾夷人(阿依努人)非常喜欢中国丝绸,他们通过换货等方式,促成了山丹交易。然后,把中国丝绸贡献给日本。日本把中国丝绸称之为“虾夷锦”。现在,日本北海道民间和许多博物馆中藏有许多的中国蟒袍,锦锻,面料等丝绸物品。

  这次辽宁省委、省政府发布《辽宁“一带一路”综合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是有力践行中央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的重大决策。转身向海,加快开放,以全面开放引领全面振兴,举东三省之力打造“一带一路”综合试验区,精耕细作辽宁“一带一路”升级版,更好地服务于国家全面开放大局,对于提升辽宁开放质量、全面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推动东北亚国际合作、积极参与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具有重大意义。

  2012年,笔者在调研中发现“万里茶道”驿站。“万里茶道”是一条始于十八世纪末,繁荣两个半世纪的国际古通道。这条古商道从中国福建武夷山起,经江西、湖南、湖北、河南、河北、内蒙古向北延伸,由二连浩特穿越蒙古戈壁草原,抵达蒙俄边境的通商口岸恰克图,然后由东向西延伸,通往中亚和欧洲各国,全长1.3万公里,联通中俄两国的“世纪动脉”,被俄国人称之为“伟大的中俄茶叶之路”,是亚欧大陆兴起的又一条新的国际贸易通道,也是一条国际黄金文化旅游线路。虽说“万里茶道”的时间要晚于“丝绸之路”一千多年,然而就其经济意义和巨大的商品负载量来说,是其它“丝绸之路”无法比拟的。由于这条“万里茶道”的存在,使十七世纪和十八世纪的世界东西方构成了两个中心。2013年3月23日,习近平主席曾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的演讲中提到“万里茶道”。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继续实施区域发展总体战略,促进区域协同发展,并提出了“一带一路”、京津冀一体化、自由贸易试验区、粤港澳大湾区、长江经济带等诸多全新的战略构想和举措,为传统区域发展和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理论和实践赋予了全新的内涵,注入了鲜活的动力。

  笔者以为,“一带一路”倡议是全国普惠性国家战略部署。从点到线再到面,从陆上到海上再到海外,从沿海到内陆再到沿边,大开大阖,以“国内外联动、区域间协同、外部协同与内部协同并重”理念为统领,打破了单纯的行政区划甚至国界限制,把区域经济规划扩大到跨市、跨省乃至跨国,力图使生产要素摆脱行政区划束缚,在更大的空间内进行流动和组合。

  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是秉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促进合作共赢,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理念,是推进新时代全面开放的总方略和总抓手。辽宁“一带一路”综合试验区将为辽宁省新一轮扩大开放、促进东北老工业基地经济转型打开一扇新的窗口。通过 “一带一路”建设与东北亚国家加深经贸合作,有助于更好地发挥辽宁作为、贡献东三省力量,推动东北老工业基地全面振兴。

  在实施辽宁“一带一路”综合试验区建设中,要落实好促进进出口稳增长、调结构的政策措施,稳定外贸增长,加快推动外贸转型升级。要加快政府职能转变,创新管理模式,简化审批程序。对此,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提出“注重制度建设和规则保障”“营造稳定、透明、公平的投资环境”,这都将对东北地区不断提高对外开放水平提出新的指引。

【编辑:李帛尧】
相关新闻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