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理论频道-- >> 青·体验-- >> 创业活动
APP下载

国务院发文打造“双创”升级版,真金白银促创新创业拔节生长

发布时间:2018-10-09 13:28 来源:KAB创业俱乐部 作者:张均斌

    近日,国务院印发《关于推动创新创业高质量发展打造“双创”升级版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从深化放管服改革、加大财税政策支持力度等八个方面着力优化创新创业环境,降低创新创业成本,提升创业带动就业能力,打造“双创”升级版。

    近万字的长文为创新创业的各环节都带来了实惠,上海财经大学中国公共财政研究院副院长于洪读完《意见》的感觉就是“细致、精准”。她说:“原来的‘双创’是把骨架搭起来了,这一次的像是把血肉给丰满起来了。”

    “有一些真金白银的东西亮出来”

    南开大学商学院教授张玉利把《意见》全文复制到了文档里,并在旁边留下了注脚。

    在《意见》“积极推广‘区域评估’,由政府组织力量对一定区域内地质灾害、水土保持等进行统一评估。推进审查事项、办事流程、数据交换等标准化建设”旁,他写着“这有助于权力下放和符合地方实际情况”;在“加快建立全国一体化政务服务平台,建立完善国家数据共享交换平台体系,推行数据共享责任清单制度,推动数据共享应用典型案例经验复制推广”旁,他评价道“探索由政府和市场共同介入的资源平台建设,有助于创业者更便利地整合资源,也有利于资源流动与重组、优化”……

    张玉利觉得,整份文件很“实在”,许多措施细致到可以直接落实的地步,而且不同主体基本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政策“升级”点。

    得厚资本合伙人张伟民把目光聚焦在了“创新创业金融服务”这一块。《意见》规定“支持发展潜力好但尚未盈利的创新型企业上市或在新三板、区域性股权市场挂牌。推动科技型中小企业和创业投资企业发债融资,稳步扩大创新创业债试点规模,支持符合条件的企业发行‘双创’专项债务融资工具”。

    “我还是第一次在国务院的文件里见到这么明确地提出‘发展潜力好但尚未盈利的公司可以上市’,这对我们来说肯定是重大利好。”张伟民说,对于创投机构来说,投资过程中一直有个“堰塞湖”,就是资金如何退出,这个过程一直不畅通。“政策鼓励资金投往创新创业公司,但投资人看不到未来退出的通道,无法预估盈利情况,就肯定没有人愿意进来。”

    张伟民认为,这次“双创”升级版是一个非常鲜明的指导意见,对于创新创业创投都会产生连锁的好的影响,而且《意见》“配套性的东西很多,成体系化”。刚提“双创”会比较粗放一点,再提,在原来的基础上有一些真金白银的东西亮出来了。于洪认为,“双创”升级更强调“人的因素”。她说,原来的“双创”更体现为建园区这种形式上的东西,在“人”的方面更多考虑的是解决就业问题。而现在非常强调“人”。不同层次的人才如何更好地发挥作用,如何促进“双创”?在这方面有细致的规定。

    于洪举了大学生创业的例子。她在高校中观察到,原来鼓励大学生创业的举措很多,但有些举措实际上“说是给大学生创造了一些创业的条件,但条件限制性很大”。

    《意见》规定,在全国高校推广创业导师制,把创新创业教育和实践课程纳入高校必修课体系,允许大学生用创业成果申请学位论文答辩。大学生论文的事写进国务院文件,在于洪看来,这足以表明“双创”升级对人的重视。于洪说,过去鼓励发挥人的作用的政策,都是零零散散的,在一些税收优惠政策、产业扶持政策中,“人”好像都是起辅助作用的,没有一个系统的考虑。“我觉得未来会专门研究跟人有关的政策,以此为核心。”

    除了重视“人”,于洪认为,《意见》还在推动大家向“双创”的量化去转变,“而不是像原来撒胡椒面一样”。“比如就业率,还有创新方面的一些重要指标,都要有数字,不能说我建了几个园区这种‘粗放’的东西”。

    “实际上它是很明确的一个信号,就是告诉大家政策到了精准、着力的阶段,而不是停留在一种粗放的阶段。升级版在操作性方面其实给了很多的强调。”于洪说。

    “需要人在其中穿针引线”

    对《意见》,各方都给出了较为积极的评价,一些专家也提出了自己的一些完善建议。梧桐高创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王蔚就提出,一直以来,企业研发费用中较大比例由人力成本构成,在财税政策上,是否可以给出明确的人力成本计入研发费用的条款,从而真正激发企业投入创新研发的积极性。

    另外,“按目前我国法规,科研院所、院校均应逐步清退在企业中的权益,那么,人才的使用和决策单位可能缺乏在人才流动中的获益机制,从而呈现‘允许而不支持’的状态,造成合理人才流动无法落地。”王蔚说,在人才保障方面是否能进一步完善也有待于探讨。

    上海市计划生育科学研究所党委副书记吴寿仁觉得,和“完善”比起来,现阶段无疑“落实”更为紧要。吴寿仁曾先后在上海市高新技术成果转化服务中心和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体制改革与法规处工作,用他的话说,“就是搞政策和研究执行的”,深知政策落实的不容易,“应该是要有人在这里穿针引线,否则很多文件悬在半空中,不能发挥作用。”

    吴寿仁提到,《意见》的落实是要上下和各个部门方方面面形成合力才能做到的,地方政府要负起责任,在具体落实过程中,“又需要有一个协调推进部门”,对政策要培训到位,不要产生偏差,政策落实得有一个机制。

    “文件还得细化,不然你仅仅看《意见》是‘看不懂’的。”吴寿仁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政策想要具体落实必须要有配套措施,还得中央和地方、地方的各个部门协同,这些都需要有人在其中穿针引线。他举了一个例子,《意见》中有一条“将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和大学科技园享受的免征房产税、增值税等优惠政策范围扩大至省级,符合条件的众创空间也可享受。”但上海市于2015年就规定不再认定市级孵化器了,这个政策该怎么落实?吴寿仁说:“类似这样的复杂问题比较多,要有专门的机构来盯这个政策的落实才行。”

    于洪认为,各地的差异也很大,中央出台文件后,地方要把它“转化成一些可以衡量的指标”,这需要地方政府设计自己的评价体系,出台规划,逐步推动。“把政策量化,朝着这个方面去做实际工作,这就是升级版真正实现的一个路径。”她说。

【编辑:李帛尧】
相关新闻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