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理论频道-- >> 青·视野-- >> 党史团史
APP下载

中共四大为什么在北四川路召开

发布时间:2018-06-29 12:26 来源:光明网 作者:徐明

  历史上的“北四川路越界筑路区”,源于租界扩张,具有“半租界”的显著特点,在中国革命和中共党史上、在先进思想的传播和左翼文化的发展中,作出重要的贡献,堪称中国进步文化策源地。细究北四川路越界筑路区的成因、演变及历史特征,有助于我们更清晰地认识和理解近现代上海与中国革命、进步文化之间的不解之缘。

  四川北路,原名“北四川路”,位于上海市区苏州河以北,南起北苏州路、北至东江湾路,全长约3.8公里。历史上的北四川路,不仅是著名的商业街,也是红色印记和海派风情交织辉映的文化街。尤其是从今武进路至东江湾路、方圆约2平方公里的区域,亦即历史上所谓“北四川路越界筑路区”,在中国革命和中共党史上、在先进思想的传播和左翼文化的发展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细究北四川路越界筑路区的成因、演变及历史特征,有助于我们更清晰地认识和理解近现代上海与中国革命、进步文化之间的不解之缘。

  “越界筑路”与公共租界的扩张

  所谓“越界筑路”,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伴随上海租界扩张和城市发展所出现的独特历史现象。北四川路地处苏州河北的虹口地区。无论道路本身的延展,还是北四川路越界筑路区的形成,都离不开公共租界在沪北地区的扩张。

  1847年,美国代理领事曾向苏松太道麟桂申请划虹口一带为美国租界。

  次年,美国牧师圣公会主教文惠廉(WilliamJonesBoone)在虹口购地居住,并建造教堂,继而“向上海道台商请准许虹口为该国之租界”。

  咸丰十年(1860年),美国人华尔在苏松太道吴煦的赞助下,在上海成立洋枪队,并于租界内外修筑“军路”。华尔的后继者戈登也多次下令修筑界外军路。为了镇压共同的敌人太平军,清政府默许了租界当局的越界筑路行为。“游说洋兵助剿,增辟邑治障山门,并筑西郊马路,以利军行。”此为越界筑路之始。

  此后60多年间,上海的租界多次扩界,野蛮生长。扩界的手段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租界当局通过谈判与中国政府达成协议后,修改《上海土地章程》,扩展并确定租界四至,如1848年英租界的扩展、1860年代以后美租界四至的划定、1899年公共租界四至的确定,以及20世纪法租界的扩展。另一种则是先筑路,造成事实上的扩界,而后通过谈判,将越界筑路地区全部或部分划入租界。

  1863年,领袖领事、美国领事熙华德(Seward)与上海道台黄芳订立章程,规定美租界四至:“西面从护界河(泥城浜)对岸之点(今西藏北路南端)起,向东沿苏州河及黄浦江,到杨树浦,沿杨树浦向北三里为止,从此向西划一直线,回到护界河对岸的起点。”

  同年9月21日,英、美租界合并为英美公共租界。

  1873年,熙华德提出:“租界西面应从苏州河北岸原定地点一直向北到内地三里处,然后再向东划一直线连接租界东界的北段。”上海道台未予同意。熙华德再提议:“从租界西面苏州河北岸原定起点划一直线到靶子场稍北处,再由此划一直线到原定租界东界的北端。”上海道台仍未同意。尽管如此,工部局事实上已经将其控制范围扩充到这一地区,这条新的分界线即所谓“熙华德线”(SewardLine)。

  1893年,上海道台聂缉椝、美国领事廖那特各派3人组成划界委员会,共同处理熙华德线事宜。经勘界,双方基本依熙华德线正式划定边界,树立界石,并订立《上海新定虹口租界章程》。公共租界面积扩充至10676亩。

  1897年,工部局企图再次扩界:“西界扩至梵王渡,东界扩至周家嘴角,南面包括浦东,北面直达宝山县境。”被上海道台蔡钧拒绝。

  1899年3月,英、美、德三国公使以照会送达总理衙门,迫令清政府训令南京两江总督“应允各领事及工部局所求扩充”。次月,总理衙门大臣即通知公使团,“已照照会所请,训令江督”。根据协商,“(公共租界北区)北自虹口租界第五界石起,至上海县北边界限为止,即上海宝山两县交界之线,仍以下至周家嘴角直线上为止”。

  19世纪末的这次扩界,公共租界北区和东区共增加11377亩,西区增加11450亩,加上原有的10676亩,总面积为33503亩。至此,上海公共租界名义上的扩张终告结束。

【编辑:季元宏】
相关新闻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