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理论频道-- >> 青·声音-- >> 青年之声
APP下载

难以抹去的校园欺凌余痛

发布时间:2017-09-29 06:56 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谢洋 罗屹钦

  开学一个多月了,广西北海市合浦县曲樟乡中学生小萍(为保护未成年人隐私,小萍为化名)却因为精神状态出现问题,休学在家,没法重返校园。

  3个月前,小萍遭遇了一场可怕的欺凌事件。她被几名同学叫出去,在学校后门的一处小树林被人辱骂殴打,过程被拍下视频发到了网上。

  事发时,参与施暴的少女全都未满16周岁,其中一些人之前还是与小萍交往密切的好友。这起事件给9名当事人的家庭蒙上了阴影,也让这些花季少女的人生付出了惨重代价。

  QQ头像引发的校园欺凌

  今年6月22日下午5时30分左右,曲樟中学初二学生小萍被两名女同学叫住,说要带她去问一点事情。

  “保证不会被打,会安全送你回家的。”在劝说下,小萍被她们用电动车载到学校后门的一个小树林里。

  在那里等待小萍的,却是她不认识的两名社会少女,还有学校不同年级的其他4名女生。

  原来,社会少女刘某林怀疑小萍盗用其照片作为QQ头像跟别的男生网恋,而怀恨在心,便叫上另一名休学女生李某慧要“修理”一下小萍。

  尽管小萍解释说只是个误会,但接下来的20多分钟里,她依然遭到了殴打。刘某林叫上其他女生轮流对小萍实施殴打,并指挥在一旁的女生用手机录下视频,扬言要发出去给小萍一个教训。

  事后流出的视频显示,打人者面戴口罩,扯着小萍的头发边打边骂,小萍置身于众多女生的包围下。

  小萍的母亲吴女士在曲樟乡的街道上经营一家发廊,当天下午6时10分左右,她接到班主任的电话,问小萍回家了没有。得知还没回,班主任说有学生讲小萍可能挨同学打,可能出事了。

  吴女士马上叫上丈夫,分两路去找孩子。

  “我和学校的郭老师开着电动车去找小萍,可找了好久都找不到人,不知道怎么办好。”吴女士说,等她回到家时,小萍已经先回来了。她只见女儿吓得脸色发青,身上也有多处淤青和伤痕,她掀开女儿的衣服想查看伤势,发现女儿的内衣都被撕烂了。小萍边哭边告诉父母,自己不但被围殴,还被脱了衣服拍下视频,视频可能已经发上网了。

  吴女士把这件事告诉了学校,曲樟中学校长认为涉及校外人士殴打学生,必须报警,一位副校长立即带着小萍一家到曲樟派出所报案。

  当晚8时许,民警将8名涉事人员及其部分监护人带到派出所进行调查。

  第二天,涉事方在民警的主持下进行调解,有5名当事人及其监护人在派出所当场道歉、赔偿费用,签下调解协议书。根据警方的调查结果,8名在场的女生中,5人被公安部门给予行政拘留5日~11日的处罚并处罚款,另外3人因为没有直接实施殴打行为,情节特别轻微,不予行政处罚。

  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1条的规定,这5名打人者因为不满16周岁,给予行政拘留处罚但不执行。

  曲樟派出所所长甘维良解释,尽管不执行拘留,但这份处罚决定会留在这5名女生的档案里。

  “发生这个事情是我意想不到的,平时都是关系挺好的同学,包括他们家长关系也挺好,之前也没有什么迹象。”曲樟中学校长说,他在曲樟乡从教30多年,这种暴力侵犯学生的事还是头一次遇到,“她们之间也没有多大矛盾啊!”

  小萍的班主任邓老师告诉记者,一名涉事学生在她的班上就读,回忆起小萍被欺负的事,这名学生表示,完全没想到有这么严重的后果,以为就是同学之间打打架。

  删不去的伤痛

  据曲樟派出所所长甘维良回忆,事发当晚,除了调查案件,警方一项很重要的工作是防范暴力侵害的视频进一步扩散。

  最初,参与拍摄视频的罗玲(化名)把视频发到了她创建的一个30多人的QQ群里,派出所找到她,她马上把这个群解散了。“当晚,我们把群里所有人一一找到,要求他们把QQ、微信等社交媒体一个个打开检查,删掉手机里的视频,做了大量工作。”甘维良说,当晚他还与县公安局网安大队大队长联系了3次,因为处置及时,当时这个视频并没有传播开。

  曲樟中学当晚也配合警方工作,等到把所涉学生全都找来,一一检查手机删除视频,忙完已是凌晨2点多了。

  视频可以删掉,但欺凌事件给小萍带来的伤害却难以抹去。

  起初,小萍还能正常地跟父母和警察交流。事发后第三天,邓老师去小萍家探望她时,她还能“问一句答一句”。在邓老师的印象中,小萍在班里面比较文静,平时也不大爱说话。

  但事后差不多10天左右,母亲发现小萍出现了异常。“一天夜里她睡到大半夜起来,我以为她是喝水或是上厕所,结果她跑去弟弟妹妹的房间捏他们的脖子、打他们,我就怀疑她精神出问题了”。

  7月5日,夫妻俩带小萍到合浦县第三人民医院检查,这是一家精神病专科医院,小萍被诊断为急性应激障碍。

  小萍家在当地算是条件不错的家庭,家里盖有一栋3层半的小楼,买了汽车。之前,她一个人住在二楼的一个房间,出现异常后,母亲便陪她住在一起。

  家人注意到,小萍变得沉默寡言,脾气也暴躁起来。衣柜的柜门被她踢掉,她最喜爱的背包也被扯烂背带,扔在一边。很长一段时间,除了吃饭,小萍总是待在二楼的卧室,还时常锁着门。一次,母亲给她清理房间,发现她把出事那天被扯坏的内衣剪烂,扔在床底下,床底下还有几张纸片。

  纸片上斜斜地写着几行字:“头晕受不了,自尊没有了等于人生没有了,就此结束,活着没意义了,受不了、受不了……”

  “从那之后,我没有睡过一天安稳觉,总是绷着神经,生怕女儿趁我睡着做出什么危险的事。”吴女士说。

  8月25日,吴女士带着小萍来到南宁市第五人民医院就诊。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见到小萍时,她一头披肩发始终低垂,遮住面部。等候就诊时,母亲带小萍称了体重,得知她出事后瘦了10斤。

  南宁市第五人民医院临床心理科医生表示,小萍现在这种状况,用专业术语来说是“亚木僵状态”,木僵状态是完全不动不说话,她现在还可以做一些事情,但她是类似木僵的状态,整个人都变得麻木。造成这种状态有很多原因,包括重度抑郁、极大的精神创伤等,受到巨大的精神创伤时人会“呆若木鸡”,但她现在已经是精神障碍的状态了。

  “应激性精神障碍有时候会这样,刚开始还正常,过了应激期之后,每个人反应的时间不一样。现在无法确定她是否抑郁,因为她不开口说话,没办法进行评估,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她先开口说话,才能进行进一步的心理辅导、心理评估。”医生解释。

  再多的钱都买不回女儿的尊严

  曲樟乡是一个位于合浦县东北部的偏远乡镇,县城发往曲樟乡的班车每天只有3班。乡里约一半人口都外出务工或经商,也带来了不少留守儿童家庭教育缺失的问题。

  曲樟派出所所长甘维良介绍说,对小萍实施欺凌的社会人员刘某林小学四年级就辍学了,她的家庭十分困难,父亲在服刑,母亲生下她不久就离家出走,家里只剩下奶奶照顾她。案发后,派出所找来她的奶奶,老人十分激动,称没钱赔,要跳楼,让民警十分为难。而另一名休学女生李某慧的父亲在外地打工,接到警方通知后,他赶回曲樟,与小萍的母亲沟通后,同意赔偿7000元,其中的3000元还是东拼西凑借来的。

  曲樟中学校长也参与了调解,让他印象较深的是刘霞(化名)的母亲。她在合浦县城做保姆,女儿打人出事后,她次日赶回乡里。小萍家要求她也赔偿7000元,但她实在困难,最多只能拿出2000元,最终小萍家同意只赔2000元。最后,刘霞的母亲还找亲戚朋友借了1000多元。

  另一名女生李(化名)的父亲坚持认为,小萍没有伤到什么,实施殴打的也不是他女儿,他女儿只是在旁边看而已,还在旁边劝架,因此不同意赔钱。但吴女士认为,小萍是被李骗到小树林的,而且李在现场还起到了指挥煽动的作用,她父亲的这种态度令人没法接受。

  “这个案件发生后一个星期左右,每天一大早,小萍的父母就把打人学生的家长叫到派出所,要求我们派出所帮她协商赔钱。”甘维良说,到8月22日办结案件时,有6人的父母跟小萍家签了调解协议,还有2人不同意赔钱。甘维良表示,调解始终是不完美的,他们也告知小萍的父母,如有异议可以申请行政复议或者诉诸法律。

  目前,小萍的母亲已经聘请律师,对部分参与欺凌小萍的女生提起了民事诉讼,也对合浦县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申请了行政复议。

  “当时我没有看视频,不知道她们打我女儿那么严重,就轻易地签下了调解协议。”吴女士说,事情发生后第6天,她从朋友手机上陆续收到4段视频,记录着她女儿被打的现场画面。4段视频长度分别为8秒、7秒、1秒和5秒,在一段视频中,小萍被两名少女按着蹲在地上背对镜头,上衣被全部掀起来,背部内衣已被撕烂,小萍只能紧紧抱着双腿护住前胸,周围还有人正拿着手机拍摄。

  合浦县教育局安稳办相关负责人到小萍家进行了走访慰问,表示尽最大努力帮小萍办理转学,让她在新的学校开始新的生活。

  从今年7月起,北海市益众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心理咨询师给小萍做了10多次心理疏导,吴女士表示,之前的效果都不明显,但前不久,心理咨询师从外地出差回来,买了一束鲜花送给小萍,她终于出现变化,肯抬起头来了。

  这3个月里,吴女士一边陪女儿四处求医,一边奔波维权。她表示,这不是为了钱,再多的钱都买不回她女儿的尊严。“视频里,刘某林一边打我女儿,一边说之前打另一个女生比打我女儿更严重,我们这么小的乡镇,出这样的事情还了得?如果不让她们得到应该有的教训,下学期还不知道谁家的女儿受欺负!”

【责任编辑:罗征】
相关新闻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