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理论频道-- >> 青·理论-- >> 治国理政
APP下载

金砖国家经济实力大幅提升 责任和义务不对等愈加突显

发布时间:2017-09-01 15:25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人民网北京8月31日电 《新兴经济体蓝皮书:金砖国家发展报告(2017)》今天上午在京发布。蓝皮书指出,加速发展进程之中。金砖国家凭借廉价商品、丰富资本、充足劳动力、巨大潜在市场等优势迅速崛起,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

  蓝皮书认为,近年来,金砖国家通过多种途径对现有全球治理体系开展了许多意义深远的改进,以期构建更加公平的全球治理体系。但和发达国家经历过的情形相类似,金砖国家在创新全球治理的过程中同样会遭遇集体行动难题的困扰,许多存在共同利益的地方或场合并未形成集体行动。造成上述问题的关键在于,全球治理问题的核心与实质是解决集体行动困境,即如何在全球层次上通过多元主体合作来供给全球公共产品的问题。全球治理体系中没有像一国中央政府那样能够维持全球秩序的全球权威治理机构,任何国际机构在全球或地区范围内都没有征税权,至多是在不同全球问题领域提供不同程度的治理机制,从而造成全球治理活动普遍面临因为治理行为融资困难而使全球公共产品供给下降的问题。由于公共产品具有天生的非排他性和非竞争性,“搭便车”等集体行动困境是全球公共产品有效供给不足的必然结果。全球治理的潜在集体行动受益者都想不劳而获地搭便车,同时又不情愿让别人搭自己的便车;既想从中性公共产品的分配中受益,又避免在非中性公共产品分配中利益受损。金砖国家经济实力在不断增强,其参与全球治理的意愿与能力也都得到了大幅提升。如前所述,金砖国家对全球经济治理和可持续发展领域有着强烈的合作意愿,并在全球经济治理领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治理创新。而在全球治理的其他领域,由于治理行为体面对相同全球问题时感受到的利害关系不同,治理行为体参与全球治理的领域偏好也不一样,金砖国家各成员国之间、金砖国家合作机制与其他治理行为体之间就特定领域的治理积极性和投入成本互有高低,客观上影响了金砖国家创新全球治理整体作用的发挥。

  以全球安全治理为例。凭借拥有绝对领先于金砖国家其他成员国的军工产品质量,俄罗斯在2014年和巴西、南非等国探讨了在金砖国家框架下联合研发武器和军事装备的有关事宜;国际航海安全和信息通信技术安全等领域的合作问题是2015年乌法峰会金砖国家讨论的重要议题。但就目前情形来看,作为当代大国关系的全新演绎和表达,金砖国家合作机制也并没有成为政治军事同盟的倾向。又以全球气候治理为例,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难以达成共识,发达国家不作为和发展中国家难以作为现象突出。在西方国家垄断着全球利益分配的主导权的背景下,由美欧主导的国际秩序总是希望发展中国家能够就全球气候变暖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与义务。比如力图逃避造成气候问题的历史责任,极力强调气候治理的成本应更多地由发展中国家承担。而这对巴西、南非、印度和中国“基础四国”(BASIC)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而言,其中的责任与义务并不对等。因此,全球气候治理陷入“治理失灵”的境地。

  诚然,全球治理体系随着世界经济结构的嬗变而调整。但伴随着新兴经济体经济实力增长到来的,并不始终是发达国家全球治理权的主动让渡。新兴经济体的崛起不可避免地削弱了发达国家的话语权和规则制定权,全球治理改革必然会面临发达国家的拖延和阻挠,同时还有发达国家推进全球治理改革意愿的下降。2012年以来,由于自身经济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有所恢复,发达国家对新兴经济体参与全球治理的欢迎度和容忍度明显下降,现有全球治理模式的发展并没有与新兴经济体实体经济的发展同步。以全球经济治理为例,G20本应是推动全球经济治理改革的重要力量,但欧美等国的G20政策始终具有浓厚的实用主义色彩,其推动G20机制由部长级会议升格为领导人峰会仅仅是为了应对危机之需,并不会听任新兴经济体坐大和G20机制坐实,以致动摇欧美等国的全球经济制度的霸权。另外,后金融危机时代西方发达国家和主要新兴大国之间相对实力发生逆转,使G20未来的发展面临许多机制上的困难。

【责任编辑:季元宏】
相关新闻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