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理论频道
APP下载

“维吾尔族与各民族一道构筑了中华民族共同体”

发布时间:2017-07-21 19:07 来源:中央社院微信公众号 作者:阿巴拜克里

  7月中旬,维吾尔族历史学者、新疆和田师范专科学校校长阿巴拜克里给正在中央社院(中华文化学院)研修的新疆伊斯兰教经学院的教师们做了一堂讲座,题目是《新疆多民族多宗教历史发展》。

阿巴拜克里

  阿巴拜克里认为,新疆自古是多民族聚居地区,维吾尔族的形成是与中华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结果。维吾尔族除了语言与土耳其同属于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外,没有其他关系。维吾尔人不是突厥人后裔,更不是土耳其人的“兄弟”。以下为讲义精选。

  ◆ ◆ ◆ ◆

  新疆自古是多民族的地方

  ◆ ◆ ◆ ◆

  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中国多民族共同生活的家园。新疆原有维吾尔、汉、哈萨克、回、柯尔克孜、蒙古、锡伯、塔吉克、乌孜别克、满、达斡尔、俄罗斯、塔塔尔等13个历史悠久的民族,现在还有东乡、壮、撒拉、藏、彝、朝鲜等55个民族。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生活在新疆的各族儿女密切交往、相互依存、休戚与共,共同开发建设新疆,共同维护边疆稳定、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共同推动国家的发展进步。

  秦汉以前,历史文献中没有关于当时新疆居民族属的记载。从汉代开始才有明确的记载,当时主要有:塞、月氏、乌孙、羌、匈奴和汉人(这里的汉人指的是汉朝人,不是现代意义上的汉族)。

  公元前101年,汉朝军队开始在轮台、渠犁等地屯田,后来扩大到全疆各地,各屯田点成为汉人进入新疆后最初的分布区域;公元前60年西域都护府设立以后,或为官、或从军、或经商,进入新疆的汉人连续不断。

  魏晋南北朝时期,是中国民族大融合时期,各民族迁徙往来频繁,又有许多古代民族进入新疆,如柔然、高车、哒、吐谷浑等。

  隋唐时期,突厥、吐蕃等古代民族对新疆历史进程产生了重要影响。8世纪中叶,东、西突厥汗国相继灭亡,其后裔部分融入了其他民族之中。西突厥一支征服小亚细亚建立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并与当地居民通婚,产生了今天兼具东西方特点但又不同于古代突厥人的土耳其人。 古代突厥人不等同于当代操突厥语族语言的各民族。

回鹘官员图

  今天的维吾尔族主要先民是蒙古草原的回纥人。公元745年,蒙古草原出现回纥汗国,公元840年汗国崩溃,部分回纥人西迁至南疆塔里木盆地,与当地土著人逐渐融合形成现代维吾尔族。 维吾尔族除了语言与土耳其同属于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外,没有其他关系。

  1124年,辽朝皇族耶律大石率众西迁,征服新疆地区,建立西辽政权,一批契丹人由此进入新疆。13世纪初,成吉思汗率军进入新疆后,把他征服的地方分封给其子孙。回鹘人进一步同化、融合了部分契丹人、蒙古人。

  瓦剌,是明代对漠西蒙古的总称,初分布于叶尼塞河上游地区,后不断向额尔齐斯河中游、伊犁河流域扩展。17世纪初,逐渐形成了准噶尔、杜尔伯特、和硕特、土尔扈特四部。17世纪70年代,准噶尔占据伊犁河流域,成为四部之主,并统治南疆。

伊犁河景色

  18世纪60年代以后,清朝政府为进一步加强新疆边防,从东北陆续抽调满、锡伯、索伦(达斡尔)等族官兵驻防新疆,他们成为新疆少数民族中的新成员。以后,又有俄罗斯、塔塔尔等民族移居新疆。

  至19世纪末,新疆已有维吾尔、汉、哈萨克、蒙古、回、柯尔克孜、满、锡伯、塔吉克、达斡尔、乌孜别克、塔塔尔、俄罗斯共13个民族,以维吾尔族为主体,奠定今天新疆多民族分布的基本格局。

  ◆ ◆ ◆ ◆

  新疆自古是多宗教的地方

  ◆ ◆ ◆ ◆

喀什莫尔佛塔

  新疆历史上就是一个多种宗教并存的地区。目前,新疆有伊斯兰教、佛教、基督教、天主教、道教等。新疆的宗教发展演变,大致经历了四个阶段, 即原始宗教阶段、佛教为主要宗教的多种宗教并存的形成阶段、伊斯兰教与佛教并立为主要宗教的多种宗教并存的演变阶段、伊斯兰教为主要宗教的多种宗教并存的发展阶段。

  早在伊斯兰教传入前,祆教、佛教、道教、摩尼教、景教等多种宗教,就相继沿着丝绸之路传播到新疆,与当地土生土长的原始宗教一起在各地流传。伊斯兰教传入后,新疆不仅继续维持了多种宗教并存的局面,而且又有基督教、天主教等宗教传入。

新疆最大的天主教堂

  9世纪末10世纪初,伊斯兰教经中亚传入新疆南部地区。10世纪中叶,信仰伊斯兰教的喀喇汗王朝发动了对于阗佛教王国历时40余年的宗教战争,于11世纪初灭亡于阗,把伊斯兰教推行到和阗地区。14世纪中叶起,在察合台汗国(蒙古成吉思汗二子察合台在西域建立的藩属国)的强制推行下,伊斯兰教逐渐成为察合台汗国的蒙古人、维吾尔人、哈萨克人、柯尔克孜人、塔吉克人等信仰的主要宗教。16世纪初,伊斯兰教最终取代佛教成为新疆的主要宗教。

克孜尔千佛洞

  伊斯兰教成为维吾尔等民族信仰的主要宗教后,原来主要由这些民族信仰的祆教、摩尼教、景教在新疆随之逐渐消失,但佛教、道教仍然存在。从明朝起,藏传佛教还有了重大发展,成为与伊斯兰教并列的新疆两大主要宗教。

  大约从十八世纪起,基督教、天主教相继传入新疆,佛教、道教和萨满教也有了较大发展。这些宗教的寺院、教堂遍布天山南北,有些穆斯林甚至改信了佛教、基督教等宗教。

  新疆宗教史表明,维吾尔及其先民信仰过多种宗教,信仰伊斯兰教不过数百年,新疆历史上更多地是少数民族反抗压迫的阶级斗争,而不是宗教战争。

克孜尔千佛洞壁画

  历史上,新疆的宗教虽然一直在不断演变,但多种宗教并存的格局却一直保持下来。现在新疆主要有伊斯兰教、佛教(包括藏传佛教)、基督教、天主教、道教等。萨满教在一些民族中仍然有较大影响。

  新疆的宗教历史表明:一教或两教为主、多教并存是新疆宗教历史的基本特点,交融共存是新疆宗教关系的主流;宗教必须与其所处时代和人文环境相适应,实现本土化,才能得以延续。

新疆伊斯兰教清真寺陕西大寺

  ◆ ◆ ◆ ◆

  维吾尔族与各民族一道

  构筑了中华民族共同体

  ◆ ◆ ◆ ◆

  中华民族是56个民族及其先民交往交流交融的共同体。在我国5000多年的文明发展史上,曾经有许多民族登上过历史舞台。

  距今四五千年前,中华大地上就形成了华夏、东夷、南蛮、西戎、北狄五大民族集团。各民族集团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经过不断的迁徙、杂居、通婚、交流和交融,不仅形成了今天的56个民族,而且 造就了56个民族在地域分布上交错杂居、文化上兼容并蓄、经济上相互依存、情感上相互亲近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的中华民族共同体。

  现代维吾尔族的形成,就是在中华民族共同体形成历程中展开的。无论是称霸北方草原,还是成为西域影响较大的部落势力,维吾尔先民都不同程度地取得中原王朝的扶持,并在与中原王朝广泛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交融中发展了维吾尔族文化。

新疆艾特莱斯绸

  唐朝时期,活跃在北方草原的维吾尔先民回纥,为了反抗突厥人的残暴统治,联合唐朝,于公元744年灭亡突厥汗国,回纥汗国由此诞生。之后,回纥首领骨力裴罗被唐朝册封为怀仁可汗。在唐朝扶持下,回纥成为漠北草原霸主,并成为唐朝的属国,788年,回纥自请改汉译字为“回鹘”。

  唐贞观21年(647年),回纥诸部曾请求唐太宗给他们派遣“能属文人,使为表疏”,中原文化随之在回纥汗国传播开来,作为中原文化主干的儒家思想传入回纥。

  唐王朝国力强盛,文化繁荣,深深影响了统一后的回纥汗国,部分回纥上层人物逐渐学会了汉文,有些回纥人甚至有很高的汉文水平,还能用汉文作诗;儒家文化日渐成为回纥民众日常行为的规范和道德礼仪的操守。

楼兰出土的汉文木简

  回纥人所说的突厥语中汉语借词也日益增多,例如大部分丝织品和一部分官职的名称:锦缎、都督、将军、都统等。其它还有面团、墨、茶、包子、罪、龙、蜡、升、法师、密、万等各类词汇。

  在西域,早在张骞通西域后,越来越多的中原人进入西域,中原文化也随之在西域传播开来。吐鲁番、尼雅、楼兰等地出土了大批南北朝时期的汉文文书、简牍。

  唐朝时期通过在西域设置西域都护府和北庭都护府加强对西域的治理。唐王朝国力强盛,文化繁荣,对西域各国产生很大吸引力。吐蕃及高昌等西域诸国“亦遣子弟请入于学”,派遣人员到长安学习唐文化,“服改毡裘,语兼中夏,明习汉法,覩衣冠之仪。目击朝章,知经国之要”。

高昌回鹘王供养图壁画

  由于大唐文明的影响,高昌麴氏政权时期,“国人言语与中国略同”,“有《五经》、历代史、诸子集”,且高昌王“于坐室画鲁哀公问政于孔子之像”,国王殿堂上绘有鲁哀公问政孔子像,恰恰显示了中国传统儒学在这里的主导地位。阿斯塔纳唐墓中出土了《唐经义〈论语〉对策》残卷,这是专门用来应对科举考试的纸卷,说明儒家经典已经被正式纳入西域子弟参加朝廷科举取士的考核内容了。

  而《唐景龙二年(708年)写本郑氏注〈雍也〉、〈述而〉、〈泰伯〉、〈子罕〉、〈乡党〉残卷》、《义熙写本〈毛诗郑笺〉残卷》、《古写本〈孝经〉》、《〈论语〉习书》、《唐景龙四年(701年)卜天寿抄孔氏本郑氏注〈论语〉》等吐鲁番文书,都 体现了儒家思想在西域社会普遍传播的事实和对西域民众的影响程度

  回鹘人陆续西迁西域后,把深受中原文明浸润的回鹘文化带到西域,中原文化随北方游牧民族更深入地渗透西域文化中,无论宋辽金元时期的于阗李氏王朝、喀喇汗王朝、高昌回鹘汗国、西辽王朝,还是元代的窝阔台、察合台汗国等,他们或者从内地迁徙而来,把蒙古人、契丹人、女真人、汉人、西夏人等融入西域,或者效力中原王朝,主动争取中原王朝的认可,自愿臣服中原王朝。

于阗国王李圣天

  例如,于阗国曾因受过唐朝册封而自称李姓,喇喇汗王朝的统治者自称“桃花石”,意即“中国之汗”,表示自己是属于中国的,北宋时高昌回鹘派遣使者42人前往北宋进贡方物,等等。这些西域大小地方政权都在努力促进西域各民族与祖国内地的交往交流交融。

  西辽帝国结束了西域各国内部纷争不已和各国之间相互侵袭的局面,大一统的出现,使社会秩序比其前其后的朝代都为安定。当时境内主要有契丹人、汉人、回鹘人、康里人、葛逻禄人,还有其他突厥人、伊兰人等混居杂居。

  西辽王朝统治者以儒家思想作为指导,对各族民众“轻徭薄赋”,对属国属部“柔远怀来,羁縻安抚”,对宗教信仰“循俗宽容”,王臣士庶仍信佛教,也有道士,王国汉文、契丹文、回鹘文、阿拉伯文、波斯文同时使用。 这就客观上壮大了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地域、人员,大大丰富了以儒家文化为核心的中华文化对西域文化的兼容并蓄。

  在蒙古人建立的元朝,有许多维吾尔族先民在国家管理、社会文化建设方面建功立业,比如维吾尔族先民廉希宪是元朝著名宰相、鲁明善编纂了著名的农业科技著作《农桑衣食撮要》、贯云石创作的散曲演变成后世的“昆腔”等等。蒙古人自1218年灭亡西辽后,在囊括西域的广阔疆域内建立察合台汗国,从此开始了对西域长达500多年的统治,不仅把元朝治理模式带入西域,而且把伊斯兰教拓展到西域社会。

  其间,察合台后人、乌孜别克人、吉尔吉斯人和瓦剌人等不同部落之间混居杂居,经贸交流,相互通婚,西辽喀喇契丹人的一些后裔和蒙古族的某些部落融合到当地居民中。受伊斯兰教影响,塔里木盆地周围各地的语言、文化和生活方式向融合方向发展。 历史上伊斯兰教在新疆的本土化、民族化,大大丰富了中华文化的内容。

  清朝初期,以维吾尔族为主体,新疆多民族聚居格局基本奠定。至此,历史上曾经显赫一时的匈奴、鲜卑、羯、氐、羌、突厥、回纥、契丹等民族消失了。他们中部分人融入汉族,为汉族的形成补充了新鲜血液,部分成为诞育新疆维吾尔等民族的主要力量,不仅造就新疆各民族之间、新疆各民族与内地各民族之间骨肉相连的关系,也使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结构始终是新疆多民族演变的突出表现。

  近代外敌把中国变为殖民地半殖民地的过程,同时也是中国各民族人民同仇敌忾、共御外敌,争取中华民族独立和解放、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的过程。

塔城红楼见证一个世纪的风风雨雨

  在救亡图存的过程中,维吾尔族与中华各民族一起共同反侵略、反分裂的伟大斗争,进一步深化了各民族福祸与共、休戚相关的命运共同体认同,各族人民作为中国历史主人的责任感得到了进一步激发和增强,中华民族的爱国主义精神得到升华。中华各民族的命运共同体意识日益深化,中华各民族从自在的联合走向自觉的联合。

  总之,千百年来,维吾尔族先民在中华大地上,与其他兄弟民族及其先民一起,共同开发了祖国辽阔的疆域,共同创造了祖国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中华文化。在这个历程中,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各民族及其先民频繁接触、密切往来、彼此渗透、交往交流交融,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的关系,缔造了伟大的中华民族。

    中华民族共同体既是各民族共同维护的统一的政治共同体,也是各民族经济上相互依存的经济共同体,更是各民族文化上兼容并蓄的文化共同体。正是多种文化相互交融,不断发展,铸就了五千年中华文明的灿烂与辉煌,才使得中华民族彰显了强大的凝聚力。

    注:专家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李伊涵】
相关新闻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