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理论频道
APP下载

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母亲叫我好好研究中国

发布时间:2017-05-11 11:42 来源:“中央社院”微信公众号 作者:钟舍

  “作为一个社会民主政党的老干部,我很高兴来到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实在来讲,我对中国是比较了解的。对这个国家,我也很有感情。”

  阳春三月,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中华文化学院)开门办学,邀请了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澳大利亚前总理、知名外交官和国际关系学者陆克文来到社院,作题为《全球化、逆全球化与中美关系未来》的专题演讲。

  陆克文在中央社院发表演讲。

  插播一句,广纳贤才、开门办学、中西交融,是中央社院自2016年下半年开展“大统战”“大文化”共识教育之后的又一次创新举措,是社院正在搞的一件大事情。

  下面带你看看陆克文在现场是怎样讲他和中国那些不得不说的事。

  原文重现:

  “我对中国很有感情”

  陆克文:作为一个社会民主政党的老干部,我很高兴来到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也要祝贺社会主义学院成立60周年,60年来社会主义学院从一个发展到全国400多个,发展不错。

  我记得1956年10月份社会主义学院由毛泽东定名,周恩来亲自筹办成立,之后邓小平题了院名“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江泽民题写了“爱国团结民主求实”的校风。习近平主席也写了贺信,给社会主义学院明确了目标:第一,成为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的联合党校;第二,成为统一战线人才教育培养的主阵地;第三,成为统一战线高端智库。这三点对于中国的未来,对于各阶层共识的建立都很重要。

  说实话我对中国是比较了解的,对这个国家我很有感情。1984年是我第一次来到中国,30多年来,作为汉学家、国会议员、外交部长,我来到中国已经超过100多次。众所周知,我看起来是一个西方人,百分之百,当然我是一个澳洲人。西方人跟澳洲人有时候有一点不一样,澳洲最好的时候是东方的西方,也是西方的东方,我希望是东西方的桥梁。

  最近3年我也住在美国,一直观察美国,一直观察中美关系,现在我是美国一个智库的头儿,我现在应该是一个国际公民。所以今天我想和大家谈一谈在世界范围内我们面临的很大的挑战,还有最重要的中美关系的未来如何。这些问题的解决都需要我们的集体智慧。

  陆克文在中央社院演讲。中央社院党组书记、第一副院长潘岳(右)主持讲座。

  母亲叫我“好好研究中国”

  学员:听说您14岁那年,您母亲拿着一张报纸让您看,说头版头条刊登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加入联合国。您母亲说你要努力学习,认真学习,中国将改变世界。我想问您母亲的这些话对您有何影响?

  陆克文:不管是什么样的国家、文化和文明,母亲为纲。首先母亲不在,我们也不在,第二母亲的影响对于我们的思维、我们的行为很重要。

  我本人的经历很简单很清楚。我是一个农民,我爸爸妈妈在乡下,有一个畜牧场,但是他们没有什么财产,土地就是地主的。真可惜我们没有什么土地改革,我年轻的时候爸爸出车祸死了,当时我11岁。妈妈在当时没有办法,地主迫使我们离开农场,没有办法。她没有钱,但是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是护士,30年之后她开始接受新的培训,跑到医院开始学习现代的护理技术。后来她找了一个新的工作,在当地的一个小医院工作,过了一段时间买了小房子,我们就在那里住。

  如果没有母亲我也没有办法(生活),她的工作,她的精神(影响了我)。她什么教育都没有受过,爸爸妈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在学校,所有他们没有什么接受教育的机会。他们开始在初中读书,到了12岁的时候就离开了,回到农场去帮助他们的爸爸妈妈。但是他们本身很聪明,天天看报纸,用一种方法迫使自己掌握报纸的内容,还有买书等等。小孩来了之后,尽管他们没有什么大的教育背景,但他们一直鼓励我们读书。

  陆克文和妻子

  在孩子里我是最年轻的,我们家有4个小孩。我上小学的时候,是村里的小学,一共有4个老师。我们在学校的时候什么都没有,那里是比较贫困的地方。到了初中、高中的时候,我们来到一个更大的城市,老师们都不错,一直鼓励我。在家里面,妈妈经常看报纸,她会让我看这个看那个,说这些对你的前途来讲很重要。所以我特别记得那一天,我14岁的时候,她到我的小房间里来,给我说你看中华人民共和国刚刚进了联合国,你非得研究好中国不可,对于你的未来来讲中国将会起很重要的作用。过了几年,我从高中毕业之后,就马上跑到澳洲国立大学开始学习汉语。

微信号:zhongyangsheyuan

【责任编辑:姜继葆】
相关新闻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