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理论频道-- >> 头条新闻
APP下载

警惕民粹主义与极端民族主义合流

发布时间:2016-12-19 11:28 来源:人民日报 

    导语:民族主义一旦沾染上民粹主义色彩,把珍爱自己民族的情感异化成憎恨别的民族,就不仅具有排他性,有的还具有灭他性。

    近来,国际政治舞台上演了一系列“反转剧”:英国“脱欧”公投顺利通过、特朗普战胜希拉里赢得美国总统大选、意大利修宪公投被民众否决……这些政治事件的结果,让很多国际人士深感错愕、大跌眼镜。细心的人们不难发现,在这些事件的背后都活跃着民粹主义的影子。民粹主义这个并不新鲜的思潮和运动在当前出现了什么新动向?它将对国际社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如何有效遏制其发生“病变”?本期观察版围绕这些问题进行探讨。  ——编者  

    警惕民粹主义与极端民族主义合流

    欧阳辉

    有人说,民粹主义像雾像雨又像风:有时是进步势力的工具,有时是保守势力的工具;有时是左翼力量的工具,有时是右翼力量的工具,总让人琢磨不透。当前,在一些西方发达国家出现了民粹主义与极端民族主义合流的趋势。如英国公投“脱欧”,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借欧洲难民问题发表反穆斯林移民的言论等。它们都有一个鲜明的特征:以民族主义的面目出现。正如美国学者约瑟夫·奈所说的,它们是“带有民粹主义色彩的民族主义”。

    民族主义主要包含两个方面内容:一是热爱自己的国家和民族;二是以维护本民族利益为由反对、排斥其他国家和民族。如果一个人尤其是公众人物的言行主要表现为热爱自己的国家和民族,这不仅无可非议,还会赢得本国、本民族人民的赞赏。像中国明代的抗倭英雄戚继光,“名将以身殉国家,愿拼热血卫吾华”的左权将军等,一直为中国人民所敬仰和缅怀。但是,民族主义一旦沾染上民粹主义色彩,把珍爱自己民族的情感异化成憎恨别的民族,就不仅具有排他性,有的还具有灭他性。对于这样的极端民族主义,爱因斯坦有过这样的评价:“民族主义是一种发育未全的疾病。它是人类的囊虫。”

    在一些西方国家,带有民粹主义色彩的民族主义之所以坐大,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中产阶级萎缩、贫富分化加剧是主要因素。著名的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05年至2014年,发达国家65%以上家庭的实际收入水平停滞不前或下降。根据美国官方数据,美国最穷的20%人口的收入仅占全民总收入的3.1%,而最富有的20%人口的收入占到51.4%。随着贫富差距日益扩大,一些美国人开始痛恨现有经济体制,认为它让富人更富、穷人更穷。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社会出现了带有民粹主义色彩的民族主义倾向,有人担忧外国移民抢走自己的工作,有人甚至主张以强硬手段和暴力对付外来移民,等等。

    带有民粹主义色彩的民族主义在西方发达国家抬头,产生了很大的负面效应。近年来,德国右翼分子制造的暴力案件不断增加,德国司法部称其互联网上种族主义和排外的煽动性言论泛滥成灾;部分中东欧国家由于诸多经济和社会问题无法得到妥善解决,以种族主义、排外主义为特征的极右思潮在普通民众特别是年轻人中得到越来越多的呼应。带有民粹主义色彩的民族主义以维护民族、国家利益为招牌,打着“爱国家、爱人民”的旗号,很容易得到公众的认同,反对者往往顾忌被扣上卖国的大帽子而不得不保持沉默;政府在管控民粹主义者非理性行为时也更加谨慎,甚至不敢作为。

    带有民粹主义色彩的民族主义极具传染性,容易在全世界扩散开来。当前,我国面临的国际形势错综复杂,各国之间尤其是大国之间的竞争和博弈日趋激烈。同时,我国正处在由中等收入国家迈向高收入国家的关键阶段,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深刻转型,收入差距拉大、反腐败斗争形势严峻等一系列深层次矛盾问题日益凸显。在这样的形势下,我们一定要警惕民粹主义与极端民族主义合流,努力避免其干扰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大局;尤其要着力解决好民生问题,铲除民粹主义与极端民族主义合流的社会土壤。

    影响西方国家政治走向的重要变数

    林德山

    民粹主义的蔓延已成为当今资本主义世界突出的社会政治问题,是影响西方国家政治走向的重要变数。资本主义世界的民粹主义力量构成复杂、思想特征和政治主张差异大,其政治作用和发展空间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这大大增加了治理的难度。

    ◎当今资本主义世界的三大民粹主义政治力量

    一般而言,民粹主义是指通过诉诸“人民”的方式,挑战既有权力体制或当权派的行为,即反精英和反建制行为。对民粹主义的认定通常基于主流政治话语,带有明显的时代性。从这个角度看,当今资本主义世界主要有三种代表性的民粹主义政治力量。

    【欧洲新右翼民粹主义】

    进入新世纪,新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在欧洲的政治影响日渐增大。欧洲的新右翼民粹主义政党,除了以法国国民阵线为代表、具有反移民和反欧盟倾向的新极右政党,还有以反权贵阶级为旗帜、在种族和移民问题上态度相对温和的意大利力量党(自由人民党),以及一些具有地方民族主义色彩的政党。这些政党在反精英、反移民、反欧盟和福利沙文主义方面具有共性,但与具有强烈反民主和极端种族主义特征的旧的极右政党,如一些新法西斯政党并不完全相同。新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反自由主义民主,但不反民主本身;反移民、反欧盟,但不一定主张搞种族主义。它们普遍强调建构更为严格的法律和社会秩序,这与保守主义的价值观更为接近。新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利用人们对经济全球化以及欧盟发展进程中一系列不安定因素的反感,赢得了很多普通民众的支持,并接连在本国和欧盟选举中取得突破。目前,新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已成为主流政党以外影响欧洲政治走向的重要政治变数之一。

    【美国右翼民粹主义】

    美国是一个具有民粹主义传统的国家。19世纪末的美国人民党,往往被学界视为西方国家最早的民粹主义政党。20世纪60年代的民权运动后,美国的民粹主义趋向于表达对变动社会的不安和对传统价值的回归,因而在保守主义阵营特别是在中下层白人群体中有较为广泛的社会基础。作为独立党候选人参加1992年美国总统大选的佩罗,其竞选主张就主要体现这一社会群体的价值取向。进入新世纪尤其是奥巴马赢得2008年大选之后,民众对既有政治、政策框架的不满转化为一场新的民粹主义运动,即茶叶党运动。这一运动除了组织对奥巴马一些改革举措的抗议活动,另一个重要政治努力是在一系列竞选中帮助那些非体制内的候选人。2016年大选中,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将这种民粹主义情绪推向新的高峰,并直接影响了大选结果。美国右翼民粹主义对保守主义政治方向的影响日趋突出,但它是不定型的。除了卓有成效地攻击精英垄断的政治秩序,民粹主义者本身并没有清晰稳定的政治主张。从佩罗到茶叶党运动,美国右翼民粹主义真正得到普遍认可的只有一种最低限度的宪制主义,即要求压缩联邦政府和减少干预。但特朗普的竞选活动更诉诸本土主义,他关于移民、贸易自由化等问题的言论和主张,都具有强烈的本土主义色彩。

    【欧洲、美国和拉丁美洲的新左翼民粹主义】

    民粹主义的发展并不局限于右翼。进入21世纪以来,欧洲、美国和拉丁美洲的左翼民粹主义也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发展。近年来,在反紧缩和反欧盟运动中,欧洲一些挑战既有权力秩序的新型左翼组织应运而生,如由抗议运动发展而来的西班牙的“我们能”,由网络社会运动发展而来的意大利的五星运动,以及由不同激进左翼力量联合组织的希腊激进左翼联盟,等等。在美国,从占领华尔街抗议运动到2016年大选中民主党初选候选人桑德斯获得广泛支持来看,左翼民粹主义也得到一定程度的发展。不过,当今国际社会左翼民粹主义最典型的代表当属拉美的一些激进左翼,它们改变了这些国家的既有政治秩序和权力结构。传统左翼民粹主义的共同特征是对资本主义进行批判,但一些新左翼民粹主义者则致力于追求社会平等和政治参与。即使是在反资本主义的问题上,不同地区的左翼民粹主义也带有本土的政治文化特征。比如,欧洲的民粹社会主义者往往要考虑自己与传统的民主社会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的区别,其政治兴趣集中于反主流政党的新自由主义政治议程以及欧盟问题;在美国,桑德斯虽然被称为社会主义者,但其政治主张是回归民主党传统的新自由主义;在拉美,激进左翼的政治诉求主要表现为激进的社会改革和激烈的反美。

    ◎当今资本主义世界民粹主义的社会基础和政治空间

    民粹主义是由不满驱动的。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所导致的竞争加剧和社会分化,以及伴随现代社会变化的文化价值观念冲突,都引起人们对社会变化趋向的不安和对过去时代的怀念。同时,主流政党应对变化的政治和政策选择也让普通民众倍感失落。面对社会环境的变化,欧美国家的主流政党都做过相应的政治调整。但新自由主义的政策主张主导了这一进程,它表现为不断加深的市场化、对传统社会福利体制的挤压以及在政治上对资本的妥协。而所有这些,不但没有弥合反而扩大了社会的分化。尤其是2008年后,美国的民主党和欧洲的社会民主党等主流政党应对危机的政策让大多数民众认为自己已被主流政党的精英们所抛弃。这种不满情绪的积累与爆发,为资本主义世界民粹主义提供了社会基础和政治空间。

    【民粹主义缺乏成体系的、稳定的思想】

    民粹主义作为一种思想和政治方式吸引着资本主义世界的失落民众。当代民粹主义的思想核心是一种二元世界观,它把社会区分为两个对立的群体,即纯洁的人民与腐败的精英,认为政治应是人民普遍意愿的表达,而腐败的精英却垄断政治并导致危机。这种简单化的二元世界观,满足了那些对精英统治不满的普通人的心理需求。民粹主义运动的领导人也善于利用其思想的模糊性来迎合这些人的需求。但作为其思想核心的“人民”“普通人”“本土民族”等概念,含义并不十分清晰。作为一种“弱意识形态”,民粹主义缺乏成体系的、稳定的思想。正是由于这一特征,它既能为不同领域的人们所利用,也能吸引不同领域的人们。民粹主义运动的领导人善于利用煽动性的宣传、简单化甚至极端的话语,强化危机意识,激发人们对变革的期待;他们注意加强自身与支持者之间的直接沟通,增强了对官僚化精英政治不满者的政治参与感。

    【现代媒体尤其是新媒体成为民粹主义发展的重要载体】

    现代媒体尤其是新媒体为民粹主义运动提供了新的平台和发展空间。媒体的多样化尤其是新媒体的出现,不仅使民粹主义者能够突破主流政党对媒体的控制、增强民粹主义政治动员的效果,而且媒体本身已成为民粹主义者开展政治活动的有效平台。这具体表现在人们所称的“媒体民粹主义”中,即通过媒体直接同普通民众沟通或为民众表达诉求提供渠道。在当今信息社会,媒体参与政治事务的能力大大增强,现代媒体尤其是新媒体成为民粹主义发展的重要载体。

    【民粹主义本身具有明显缺陷】

    民粹主义思想和政治行动具有复杂的社会政治动机。对于民粹主义运动的支持者来说,其行为不乏良好的动机,包括对僵化制度的反抗和促进政治变革的想法。但作为一种思想和政治方式,民粹主义本身具有明显的缺陷,主要表现为观点与举措的模糊性、简单化、非理性。作为意识形态,民粹主义缺少思想上的精细性和一致性;作为其思想内核的一些关键性概念如“人民”等,往往是模糊的。民粹主义者用一种简单化的方式诠释世界,也诉诸简单化的解决问题的方式。比如,欧美的右翼民粹主义把当今资本主义世界复杂的社会问题归结为移民问题,并以简单的反移民和反欧盟作为解决之道。这凸显了民粹主义诉诸感情宣泄而非理性政治的特点。

    总之,当今资本主义世界民粹主义的发展,既是民众对现实的不满情绪积累和爆发的一种政治反应,也显示了资本主义既有民主制度的危机。从这个意义上说,一些进步的民粹主义运动也带有促进既有制度变革的积极意义。但作为一种思想和政治方式,民粹主义充斥着狭隘、简单化的诉求,尤其是右翼民粹主义的政治诉求本质上是与民主的多元主义原则背离的,带有逆历史潮流的倾向,因而它难以成为解决资本主义既有危机的现实之道。(作者为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有效应对国际民粹主义“病变”

    陈云

    作为体现一部分普通民众意愿的理想和价值取向,民粹主义既有一定的合理性,又有很强的负面作用。一方面,当代西方国家的民粹主义政党纷纷以平民化标榜自身,这对于关怀弱势群体、制约所谓的精英主义有一定积极意义;另一方面,当其支持者的主要诉求不合理时,民粹主义纯粹以体现“民意”为追求的政治主张就容易走向极端,导致诸多严重问题。当前,民粹主义已成为一种国际现象。我们有必要准确把握其成因与特点、认清其负面效应,在此基础上采取有效的应对措施。

    ◎国际民粹主义的成因与特点

    【反经济全球化】

    国际民粹主义的成因错综复杂,其中一个重要诱因是反经济全球化思潮。不论是经济全球化的支持者还是反对者,他们关注的核心都是利益分配问题。反经济全球化者认为,经济全球化带来诸多严重问题,特别是贫富两极分化问题:经济全球化带来的效应是不平衡的,一些国家尤其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从经济全球化中受益,另一些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则逐渐被边缘化;甚至在一国内部,也存在经济全球化的受益者与利益受损者;经济全球化越是向纵深发展,富国与穷国之间、一些国家富裕人群与贫困人群之间的差距就越大。从现实表现来看,经济全球化的反对者主要有两类:一类是主张维护本民族、本宗教的文化传统和价值体系者,最极端的是具有宗教排外诉求的原教旨主义者;另一类是受国外廉价商品冲击以及移民潮、难民潮影响,生活陷入困境的传统产业部门劳动者,他们希望通过抗议活动表达自己的主张,并通过投票持续向本国政府施加压力。其中,前一类反对者在发展中国家表现得较为突出,后一类反对者主要存在于发达国家,正是他们推动了2016年欧美国家民粹主义的崛起。

    【反精英主义政治】

    在西方国家,政治是精英与大众的角力场。一旦政治精英失败、其承诺无法兑现,民粹主义者作为抗争力量就会崛起,他们提出的口号常常是“消除腐败”“平民政治”“人民优先”等。民粹主义的产生与发展,往往是因为民众诉求长期得不到回应,社会公正未能实现,民众利益受到损害。在当今西方民主制度下,政治发展越来越精英化,主流政党和政治精英大都被利益集团和大资本家绑架,而大众则被抛弃。与此同时,在民粹主义思潮影响下,政治精英自恃的“政治正确”已不得人心,而民粹主义者则在一定程度上说出了民众的心里话,从而掌握了设置社会议题的能力。

    民粹主义通常有两大特点。第一个特点是狭隘性和封闭性。一些民粹主义者往往以公平正义为口号,但事实上他们只关注自身地位的改善和利益的增长,缺乏道德自省和道德自律。第二个特点是激进性和对抗性。民粹主义是对社会不公的抗争手段,但其中的极端化或非理性因素使其通常具有激进色彩,很容易成为威胁民主政治健康发展与社会和谐稳定的力量。

    ◎国际民粹主义的负面效应

    一般来说,如果一个国家经济平稳、政治有序、社会稳定,民粹主义就不会产生很大社会影响;反之,如果一个国家经济困难、政治失序、社会动荡,民粹主义就会带来严重后果。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大多数民粹主义者并不真正关心民众的实际生活,更谈不上推动社会成员共享经济社会发展成果;如果任其发展蔓延,对于西方国家乃至世界来说都是不稳定因素。就现实情况看,国际民粹主义的负面效应越来越明显。

    【加剧一些国家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

    在经济层面,民粹主义加剧了一些国家政府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民粹主义的蔓延使国际贸易自由化政策的执行陷入困境,一些国家政府或明或暗地开始奉行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在这些国家的经济领域,“假想敌”满天飞,情绪化的表达在各种舆论场频频出现,民粹主义的排他性、对抗性特点使得国际贸易自由化有被肢解甚至放弃的危险。

    【加剧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不合作】

    在政治层面,民粹主义加剧了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不合作。政治是对有限资源的权威性分配,其目标是实现“最大多数人的最大福利”。一旦政府治理失灵,民粹主义就会浮出水面,对政府的不信任、不合作情绪就会在社会上蔓延。这种不信任、不合作不但出现在政治精英与民众之间,而且会造成民众分崩离析的局面,这给政治秩序的稳定带来巨大风险。

    【加剧盲目排外的非理性心态】

    在社会治理层面,民粹主义加剧了盲目排外的非理性心态。这种非理性心态,对内主要表现为地域歧视和身份歧视,对外主要表现为对某些外交事件作扩大化、片面化解释,不能持平常心,主观臆想色彩浓郁。此外,一些国家的民粹主义者对另一些国家及其民众表现出莫名的优越感。尤其是在这些国家的网络上,充斥着各种对其他国家民众的歧视性描述。由此来看,很多民粹主义者的心态是极度自尊和极度自卑的混合物,极易亢进甚至失控。

    民粹主义的“病变”,在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成长过程中可能难以完全避免,但如果一直不能治愈,它对这些国家和民族的伤害是极大的,会诱发一系列严重的“并发症”,甚至会蚕食社会有机体。这里所说的并发症主要有:社会无序化程度加深、变革力量面临的转型成本加大、“塔西佗陷阱”等难题丛生、民粹主义与极端民族主义合流等。20世纪二三十年代,意大利、日本和德国法西斯先后粉墨登场,其国内都有民粹主义的群众基础。这段历史告诉我们:民粹主义一旦占领政治舞台,就很容易发展为极端民族主义和扩张主义;一旦极端民族主义者将对本民族的偏爱转化为对其他民族的仇恨,战争就不可避免。人类历史的惨痛教训与国际民粹主义的发展现状,应当引起全世界有识之士的警觉。

    ◎为应对国际民粹主义“病变”提供中国方案

    近年来,民粹主义横扫西方。美国大选结果凸显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英国脱欧公投带来的欧洲政治不确定性,使得欧美国家自顾不暇,提供国际公共品的意愿和能力显著下降。在这一新形势下,我国应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建设,为有效应对国际民粹主义“病变”贡献中国智慧、提供中国方案。

    更好保障和改善民生。许多事实表明,贫富差距过大是最大的社会不安定因素,是国际民粹主义产生和蔓延的重要诱因。近年来,一些西方国家之所以民粹主义风行、危机重重,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无法克服资本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弊端,其政府出台的一系列救助政策的最大获益者都是大资本家,而不是中产阶级和底层民众。我国政府主张,为了防止贫富差距过大,必须调整生产关系、完善收入分配制度、规范收入分配秩序,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着力提高低收入者收入水平,逐步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有效调节过高收入。切实提高广大民众的生活水平,是应对民粹主义的釜底抽薪之道。

    更好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促进公平正义是世界各国人民追求的崇高目标,也是遏制民粹主义“病变”的有效手段。但在当今国际关系中,公平正义还远远没有实现。中国将继续推动国际秩序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助力提升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和发言权,争取各国平等参与规则制定的权利。我们主张各国都应成为全球发展的参与者、贡献者、受益者,不能一个国家发展、其他国家不发展,一部分国家发展、另一部分国家不发展;各国能力和发展水平有差异,在同一目标下,应该承担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

    积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了人类的共同未来,为了实现更加均衡、更可持续的经济全球化,中国积极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反对对抗式的零和博弈。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建设等,不是要一家唱独角戏,而是欢迎各方共同参与;不是要谋求势力范围,而是支持各国共同发展;不是要营造自己的后花园,而是要建设各国共享的百花园。中国坚持国家不分大小、强弱、贫富一律平等,尊重各国人民自主选择发展道路的权利。中国主张各国人民同心协力,变压力为动力,化危机为生机,以合作取代对抗,以共赢取代独占。这些主张和举措,都有利于在国际层面大大压缩民粹主义的发展空间。(作者为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姜继葆】
相关新闻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