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理论频道-- >> 理论热点
APP下载

“西安事变”之外的杨虎城:诗书才情刚直豪迈

发布时间:2016-12-19 08:25 来源:陕西日报 作者:韩秀峰

 

蒲城甘北村杨虎城故居。

 

位于长安区的将军烈士陵园。

 

西安和平门外的二虎守长安雕塑

 

这就是拍出264.5万元超估价260倍的杨虎城楷书。

  即使已过去了80个春秋,但在陕西人乃至许多国人的心中,提起杨虎城,心情总是难以平静,在敬仰他英雄气概的同时,对他那悲催的结局又唏嘘不已,难以释怀。

  时光荏苒,斯人已逝。然而,当记者拂去历史的尘埃,透过纷乱杂陈的资料遗存,走近这位虽然远去但又在身边的三秦豪杰时,崇敬之情依然如故。

  纵览杨虎城将军的一生,记者发现,就经历、信仰和性格而言,发动“西安事变”,在他实在是必然之事。记者同时发现,即使没有“西安事变”或将“西安事变”从将军年仅56年的人生历史中抽去,他仍不逊于“民族英雄”的英名,依然不失为三秦大地的骄子!

  故此,在纪念“西安事变”80周年之际,在将军离开我们已67年的时刻,记者通过多地采访和大量资料的分析整理,向您讲述一个“西安事变”之外的另一个杨虎城,以此光耀将军的功绩并表达我们无限的敬仰与怀念……

杨虎城的革命历程

  公元1908年,一名叫杨怀福的农民因参加反清组织“哥老会”,被清政府在西安绞杀,他不满15岁的儿子独自用手推车一步一步地推了两天,将他的遗体才推回了100多公里外的蒲城老家。因为贫穷,在乡亲们的帮助下,老人的遗体才得以下葬。

  也许就是这次不寻常的人生变故,使得这位不满15岁的少年从此走上了反抗清王朝、匡扶社稷、拯救民族的革命道路。

  这位少年,就是后来名满天下,誉满天下的杨虎城将军。

  杨虎城名忠祥,字虎城,1893年11月26日出生于蒲城县城东20公里的甘北村,父母以农业为生,家境贫寒。所以杨虎城仅读过两年私塾,之后便为人佣工。

  父亲被杀以后,杨虎城更加仇视清廷,革命的火焰在胸中燃烧。1910年,他联络贫苦农民,在家乡组织了以打富济贫为宗旨的中秋会,打富济贫,抗御暴政。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后,他率会众参加陕西民军与清军作战,投身于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运动。1915年袁世凯称帝,杨虎城的民团加入陕西护国军,在华县、华阴等地截击袁军。两年后孙中山在广州成立了护法军政府,杨虎城的部队加入了陕西革命党人建立的靖国军,响应护法。至此,杨虎城从一名关中“刀客”成长为革命军中的一员年轻战将。

  1915年到1917年,杨虎城参加陕西民主革命早期仅有的一支武装力量——靖国军,后又参加国民军。

  第一次国共合作期间,杨虎城拥护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连孙中山也知道陕西有个杨虎城,所以在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期间,孙中山亲自为并未到会的杨虎城办理了入党手续。杨虎城从此成为孙中山“三民主义”的忠实追随者和捍卫者。

  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在京逝世,杨虎城闻知后十分悲痛,派人到京致哀的同时,他还在驻地耀县举行大会,隆重悼念孙中山,“成为当时陕西政治活动的一件大事”。

  1926年,杨虎城与国民军第2军李虎臣等部联合坚守西安孤城达8个月之久,从战略上策应了北伐战争。1927年先后任国民军联军第10路军司令、第二集团军第10军军长,率部东出潼关会攻河南,参加北伐战争。

  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杨虎城拒绝在所部“清党”。1929年蒋介石与冯玉祥关系濒于破裂,杨虎城率部附蒋,由暂编第21师师长任新编第14师师长,驻防河南,先后参加蒋冯战争和蒋唐(生智)之战。1930年在蒋冯阎战争中,杨虎城相继担任第7军军长、第17路军总指挥,同年10月兼任陕西省政府主席。

  对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杨虎城始终心存不满。“九一八事变”发生后的第五天,他发表了《杨虎城泣告全国书》,这是国民党第一位发出抗日要求的高级将领,此后,杨虎城多次表达抗日决心,保护学生爱国运动。1933年3月,日军攻占热河,进逼长城各关口,蒋介石到石家庄坐镇,杨虎城也赶往石家庄见蒋,除报告陕中政情外,还向蒋表露了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抗日。结果遭蒋冷遇,要他管好自己的事。

  此后,杨虎城多次向蒋介石进言,要求停止“剿共”,团结御敌。蒋不但不听,反而疑忌倍生。

  在那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杨虎城与其他许多人一样,人生的道路曲折而艰难、复杂而迷茫,但在杨虎城的身上,的确有着不少超过前辈和同时代人的地方。

杨虎城的八月守城

  12月4日星期天,晨光熠熠,记者一大早就来到多年已没去过的西安革命公园。

  虽是冬日,但晨练的市民已遍布公园。跳舞的、练剑的、跑步的、踢毽子的,伴随着初升的阳光,伴随着曼妙的歌曲,将整座公园装点得歌舞升平。在广场东侧的一座土丘旁,已挂满了各类征婚资料。公园西北角的另一广场上,一群不知健身还是排练的女子自成一体,随歌起舞。他们的身后,松柏环绕中,是一尊戎装裹身、手握佩剑的高耸塑像,近前去看,碑身上刻着“杨虎城将军(1893-1949)”。

  黯然神伤中,记者在想,这座园子里晨练的人们,这座城里大多数的市民,今天还有多少人知道“革命公园”的来历?又有几个人知道杨虎城将军的塑像为何要屹立在此呢?

  说起来,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距今已经整整90年了。

  军阀混战时期的1926年春,曾在陕西作恶多端多年的河南军阀刘振华,在吴佩孚、张作霖的支持下,纠集十万镇嵩军闯入陕西,企图再次统治陕西。镇嵩军“就地征发”饷糈,所过之处,生灵涂炭,陕西东路各县人民惨遭劫掠。

  刘振华4月开始进攻西安,西安军民在杨虎城、李虎臣的率领下拼死坚守,抗击着十倍于己的敌人。

  西安保卫战开始后,城内已陷危境,但陕军依然坚守,打胜了东关地道战,小雁塔争夺战,西北城外大白杨、潘家村的突围战,东北城角之战。镇嵩军死伤惨重,强攻、爆破、挖地道,飞机轰炸,手段用尽,依然一筹莫展。刘镇华攻城不开,就企图围死西安城,镇嵩军沿城周挖壕35公里,壕后筑土墙,架设大炮隔绝内外。又纵火烧毁城外十万亩麦田,使城中断粮。守城后期,城内所有能吃的东西都被吃光了,军民挖野菜、剥树皮、餐油渣、咽糠麸,进而煮皮带、吃药材、屠狗杀马、挖鼠罗雀,甚至发生相食死尸惨剧。城内除了原先的居民,还有逃难拥来的八九万难民,每天饿死病死的人不计其数,无法安葬,天气又热,瘟疫横行,城内哭声震天,但始终没有人投降。

  有描写当时情况的两段文字,是亲历围城之役的人所写:“城中死尸,到处可见,收埋稍迟,则犬来啮之,甚至有饿至难忍而食人尸者”“11月12日,风雪连天,白昼若晦,全城几断人影,是日遂以死二千人传矣。越日,余往各处视之,见屋檐之下,倒毙无数,大道之中,横陈多尸。披乱麻布者有焉,拥旧棉絮者有焉,穿破夹衣者有焉,此服色之不一也。有口含油渣而尚未咽下者,有突然倒地作欲起之势者,有若彼此互抱而取暖者,有蜷曲于乱草之中,状若安睡者,此死相之不一也。其中男子最多,妇人最少;老者最多;幼者最少;劳工最多,此人色之不一也。余观至此,几疑此身已入饿鬼地狱中”。

  ……

  直到11月中旬,冯玉祥向西安发起全面总攻,西安城内守军配合出击,里应外合。11月28日,被围困了八月之久的西安城终于向世界打开了城门……

  在围城期间,在枪林弹雨和饥寒交迫中,西安城内军民死亡达5万之众。

  西安“八月围城”因为杨虎城、李虎臣的名字,时称“二虎守长安”。八个月中,西安军民守的绝不是一座千年的城池,而是一种精神,一种足以与千古帝都同样不朽的精神!

  有人评价说,西安军民的反围城斗争,在军事上的地位不亚于列宁格勒保卫战,只是她已淡出了西安人的记忆,也就消亡在了历史的烟尘中。

  惜哉!?悲哉!?

  八个月的浴血抗争,五万多军民的生命消亡,气壮山河。她保卫了陕西的革命阵地,牵制了直系军阀的大量兵力,有力策应了北伐军的胜利进军。西安反围城斗争的胜利,创造了国内革命战争史上的一个奇迹。

  然而,在整个运筹指挥中创造了这一奇迹的最大功臣之一的硬汉杨虎城,面对战争给西安城带来的满目疮痍、尸横遍地的悲惨场景,内心却没有丝毫的欢喜,而是充满了悲愤与自责。在陕西革命追悼祭奠大会上,缺席的杨虎城为大祭题写了著名的挽联:“生也千古,死也千古;功满三秦,怨满三秦。”表达他对守城期间死难军民的负疚之情。以至于在万众欢腾的胜利气氛中,他依然无法从悲惨的守城情景中解脱出来,令部属撤离西安休整,自己则悄然出走,隐居于三原。

  1927年2月,为纪念西安的死难军民,冯玉祥率众公祭,建“革命公园”,立烈士祠和革命亭。1927年3月12日,西安各界举行陕西革命大祭及公葬,党政军界数万人参加。参会者每人背土一袋,堆积成冢。那日的西安城,万人空巷,举城哀悼,男女老少,负土筑坟,从草滩到西五路之间,肩担车拉,人流滚滚,两万多袋黄土堆成了如今革命公园内的东西两座大冢,掩埋着3043具无名尸。

  在今天的革命亭前,记者看到,杨虎城将军题写的挽联上,“功满三秦,怨满三秦”,已改刻为“功满三秦,誉满三秦”。这是历史对将军的评价,也是三秦父老对杨虎城的由衷赞誉和真切乡情。

杨虎城的治陕功绩

  提起杨虎城将军,人们自然会想到“西安事变”,知道他出身“刀客”,曾任17路军总指挥、西安绥靖公署主任、陕西省政府主席,国民军二级上将,甚至知道他主导的“二虎守长安”,但却很少有人知道他在担任陕西省政府主席期间为家乡、为三秦父老所建树的卓越功绩,这些功绩中,有许多至今还在惠泽着三秦儿女。

  杨虎城于1930年10月就任陕西省政府主席。上任伊始,杨虎城就提出了“救济灾荒、肃清土匪、澄清吏治、振兴教育、整顿交通、兴办水利、免除苛捐杂税、完成地方自治”的八大施政方针。

  他大力发展陕西医疗卫生事业,支持创办省立医院;请准设立西安助产学校;聘请医务人才来陕、回陕工作。1931年秋后组成临时防疫处防治陕北鼠疫;1935年设立了西北化学制药厂,开创了陕西医药自制的先河。

  1932年6月,陕西发生了“虎列拉”传染病,得病快,死亡快,传染快。为扼制其蔓延,杨虎城改平民医院为临时防疫医院,还设立了制造“虎列拉”疫苗的机构,同时采取一系列防范措施,使“虎列拉”在陕西从此绝迹。

  杨虎城将军深知教育救国、知识救国的道理。在陕主政期间,他采取了一系列的兴教举措:压缩军费、裁减行政开支以充实教育经费,组建“教育基金保管委员会”;整顿各级学校,扩充省立各中小学班次和学生名额,提拔重用青年进步知识分子,大力提倡乡村办学;他自己资助建立了孙镇高级小学、甘北村初级模范小学、蒲城尧山中学、阎良镇小学等。为了培养高级农业人才,杨虎城与于右任等发起设立西北农林专科学校(今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结束了西北没有正式高等学府的历史。他聘请专人编辑《陕西通志稿》和《续修陕西通志稿》,使陕西的历史文化没有因为战乱而遗失。1932年,他还选派和资助了大批进步青年到外地学习、国外留学。

  杨虎城主陕时,正值陕西兵燹大荒之后,各方面情况都很困难。为此,他除了采取紧急救灾措施外,1931年发行陕西省库券300万元,决心从根本上改变旱灾给陕西人民带来的严重痛苦。他呼请中央拨发赈济粮款;裁编压缩军队,节省军事、行政开支;联系省外社会团体、慈善机构及海外华侨、捐助救济钱粮财物;普遍施设粥厂和收容所;提倡以工代赈;鼓励民众贷款生产自救。

  看到秦川大地缺水干旱,百姓守着土地无粮可食,杨虎城几经争取,把身兼多职正在负责设计杭州湾海塘工程的著名水利专家李仪祉请回陕西兼任建设厅长。杨虎城由省府经费中拨出40万元,同时又从北平华洋义赈总会筹得40万元及各界捐款,使引泾工程终于在1930年冬破土动工。第一期工程于1932年夏竣工,6月21日举行放水典礼,受益面积达50余万亩,后经扩充至70余万亩。据陈靖先生《杨虎城将军与陕西水利》介绍:“由于泾惠渠的建成竣工,在全国取得信誉,洛、渭、梅、汉、褒、胥、黑、沣、涝、织、定等十一道大中小型渠道,才得以相继兴修或整修。当时共约灌地300万亩,基本解决了关中平原地区百姓的生存问题。

  这一时期的陕西人口也在恢复中,很快由1930年的八百多万增加到1937年的近一千万。

  杨虎城十分重视发展经济,为此他委托李仪祉主持制订了农林、工商、矿冶、交通及水利等全面发展的建设计划。连通陇海铁路,连接甘肃、沟通青海、宁夏、新疆诸省区的重要公路干道——西(安)兰(州)公路等等。

  杨虎城虽只做了四年省政府主席,但他开启了陕西的和平建设,许多工程我们至今还在享用着。

  姜铁汉在《杨虎城,陕西现代经济的奠基者》一文中说,杨虎城将军是“民族英雄,千古功臣”,对于陕西人民来说,杨虎城还是陕西现代经济文化的奠基者,他主政陕西期间为陕西经济大发展所创造的物质财富,为抗日战争提供了一个坚实的后方基地,也使新中国建立后陕西进行社会主义建设有了一个不错的经济文化基业。

杨虎城的诗书才情

  2013年3月,杨虎城再次成为媒体的焦点。这一次,引发议论的不是他的陈年往事,而是他的书法作品。

  拍前估价仅为8000元至1.2万元的杨虎城《楷书》竟拍出264.5万元,摘得该专场的桂冠,而蒋中正的《楷书》则以235.75万元成交。

  在采访中,让记者格外感慨的是,仅仅读过两年私塾的杨虎城,在诗书领域也令人刮目和感慨。最早感受将军才情的就是革命公园的那副挽联,才情毕现,饱含真情。

  杨虎城的书法和他的人一样,刚直豪迈又内含真情,对记者这个外行来说,观将军的书法是一种敬仰,也是一种学习和回味。

  在杨虎城老家甘北村南两公里的高速路旁,他的嫡孙杨瀚修建的一座“革命亭”上,记者看到了一首杨虎城将军1925年春作的自誓诗:西北山高水又长,男儿岂能老故乡?黄河后浪推前浪,跳上浪头干一场!

  壮志豪情溢于言表,这大概是将军最早的诗。

  李福荣先生历经多年,数经艰辛,搜寻到杨虎城的23首诗作,编成《杨虎城将军诗选注》,使我们今天能一睹将军的才情与心路。李福荣先生评价说,龙吟大海,虎啸深山,劲风掠地,长虹贯天。杨将军不是诗人,但他像一切本色的大英雄一样,以自己的满腔热血喷涌出人世间的第一等好诗。

  1926年9月20日,时值中秋,在西安反围城斗争的联合会上,杨虎城脱口吟道:

  民贼恶毒毁国土,虎将携手坐帝都。

  与城存亡不退步,策应北伐真丈夫。

  将军以自己誓与危城共存亡的言行,有力地坚定了守城军民的决心和信心。这天,他还写了《丙寅中秋望月有感》:

  时雨新晴后,中秋登禁城。冰轮乍涌出,星汉失光明。

  烽火连三季,风物倍凄然。骊山吐皓月,清辉满长安。

  “九一八事变”后,日寇入侵,内战不休。历经沧桑的杨虎城将军爱国心切,主动请缨,却遭到冷遇,他激愤焦虑,于1934年冬在汉中崇仁医院百感交集地写下《无题》诗以明志:崇仁楼上感慨多,世事纷纭奈若何!大好河山今安在,恨不杀敌唱凯歌。

  字字千钧,力透纸背,表达了他为民族解放的献身之志。火红的爱国之心,溢于言表;为民族献身之志,感人至深。

  1930年10月,身为西安绥靖公署主任的杨虎城将军兼任陕西省政府主席后,希望组成一个较开明的政府,“为老百姓办些事”。在主陕期间,他非常重视农业,从作于1933年的《题〈陕西农业考察〉》即可见一斑:

  系为西北,蕴蓄宝藏。货弃于地,亟待发扬。

  群贤济济,振袂启行。跋山涉水,饱受风霜。

  搜罗宏博,记载赡详。目张纲举,热心提倡。

  促进实业,决胜商场。裕我财用,跻国富强。

  ……

  限于篇幅,关于将军的诗,记者无法一一展现,如果您有兴致,可以上网搜索,也可以前往长安的杨虎城将军烈士陵园,拜读将军的诗,去回味将军的路……

  杨虎城将军离开我们67年了,三秦大地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切,其实将军都能看得到,因为将军一直就和我们同在——在他兴建的学校里,在他兴修的水利中,在他连接的公路上,在他保卫过的古城里,在他主政过的三秦大地上…… (记者 韩秀峰)

【责任编辑:姜继葆】
相关新闻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图片阅读更多>>